文化园地
企业文化>文化园地>

扬帆水产,梦想起航


来源:作者:江苏农牧科技学院 赵强林 ┆ 点击量:  ┆ 发布者:admin ┆ 发布时间:2017年01月20日




“要做就做最好的,不要明天才说真的可惜!我知道我能做到的,就是不停不停不停不停不停的努力……”6:20的闹钟一响,刚才还沉睡的我们都已经弹坐起来,用手推了推旁边仍沉睡的阴德志“你个锤子的!起来了!”“赵强林你真是“好兄弟”昨晚你又睡到我这了把我都挤到小毛驴那边了!”是吗?当时他叫我,我向右摸了下没摸到墙,便将枕头挪向右边,身子一挪便又回到自己的床上了!尴尬之余看了这大通铺,这还真好!最起码睡觉不会掉下床。随着一声“吃饭了!”我们跟着袁哥前往食堂……      
     7:00我们已经各自出发了,“轰!轰!轰”我已经上了杨哥那辆黑色2轮“敞篷车”,在路上欣赏着路两边景色,结满籽的油菜,碧绿的芦苇,吮吸着青草的芳香,听着清脆悦耳的鸟鸣身体也随之充满自然的力量与活力。愉快的早晨,是美好一天的开始,途中说着趣事,突然两人先后“啊!”的一声紧接着就是“呸呸呸!” 嘴里都进虫了 ……
     一条水泥路将整个养殖区一分为二,美中不足的是单车道!路两边是印满车印的泥路。“嘀…嘀嘀…嘀嘀嘀!”一阵急促的喇叭声由远及近,两辆车一前一后不得不偏向坎坷的泥路,让我们上下起伏似在“骑马”,还好不是下雨天不然就是打“水漂了”,看着疾驰而过的奥迪车一阵郁闷, “嘀嘀!”又是一辆这次我赶紧将脸别过去,屏住呼吸 ,看着那远去的车子“呼!”长长的舒了口气。看着路两边的鱼塘不时的会问:“杨哥,这水还可以吧!”“嗯!这水还可以!”有时“嗯!这水差不多可以诠释(肥,活,嫩,爽)”或者“这水有点老了!”  
    伴随着六辆汽车而过的飞扬尘土,我们到达了5支河80号塘吴老板家。笑着向吴老板打了声招呼“你好啊!吴老板!”
    吴老板笑道“小杨,不错啊!队伍又壮大了哈!”
   “呵呵!这是厂里来的实习生,小赵!”又接着道“那我们开始帮你测水了!”
   “好的!你们先弄,我去投料了!”
    我们便开始工作了,王涛给了我三支试管,我先将试管润洗了三次,然后再取五毫升的水,这时王涛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只有Ph三滴,其它都是五滴”滴完过后。王涛扫了一眼说:“0.1/0.01/8.5”杨阳迅速记下,我们便去料台那向吴老板汇报。
   看了下料台杨哥说:“水指标正常,鲫鱼上台率还可以啊!现在有多重啊?”
   “是的,鱼大概4.5两!”
   “看料台旁边的水面有好多小杂鱼哦!”我惊讶的说道。
   “是的,这鱼光吃不长!呆会用碳氨杀。”吴老板笑道。  
   “鱼价最近涨了哈!”王涛道。
   “呵呵,昨天又跌了一毛钱!不过趋势还可以!”
   “是的!那您先忙着我们还要去其他人家,有事的话可以打下我们的电话,有需要的话可以帮您镜检下,看有没有寄生虫。”他两同时道。
   “好的,慢走!”
    王涛率先起着他那黑色的电瓶车一马当先,我们落后10米,当他经过79号塘时突然那家的狗“汪汪……汪汪…汪汪汪汪!”追着王涛狂咬。我们一个加速超过,“你个锤子…好兄弟!……”身后传来一连串鄙视的声音。我两幸灾乐祸的笑着,到了78号塘时,王涛终于摆脱恶犬的追咬,狼狈的赶了过来,又是一阵笑声涛哥彻底无语了。
    驱车到了78号塘主刘老板家,发现大门紧闭。我们目光便向78号塘扫去,就见到西南方向有一个骑着红色电瓶车,带着一个只露出双眼的防晒帽,左手拿着手抄网右手握着车把,匀速驶来。
   “小赵,我说我认识刘德华你信么?”王涛坏笑道。
   “信!只不过他不认识你哈哈哈!”
   “呵呵!我说真的,不信就赌一瓶饮料!”
   就在这时只听杨阳道  “华仔!最近怎么样?”
   一看原来华仔已经到了,看了一眼王涛顿时释然了……
    “还可以,这塘里的鱼不可以了这几天死亡量由于气温陡变升至600多条!”放下手中的抄网,拎下小桶架好车便去开门。
    一看桶里的鱼:大约5.5两,眼球突出,眼球及下额、胸鳍基部点状出血,鳃盖有一点红这一明显特征。突然就想到袁哥跟我们说过的鳃出血。
   “鳃出血么!怎么弄的你们?”王涛挠了挠头说
   “减料,避免使用刺激的药,在饲料中拌Vc以及保肝护胆的药!”
   “这病治不好啊!”杨阳道。
   “会了要什么有什么,杨阳我看好你。”华仔笑呵呵说到
   “对了,帮我镜检下鳃上有没有问题!”
   “好的!”我们便去准备了,华仔便去捞黑头。很快我们看到了病鱼,腹部膨大体色发黑。我们先取鳃发现鳃上并无多大问题,杨阳开始剪鱼了,一解剖就见到充满大量白色带状的虫体,挑出虫体时发现虫宽1cm长0.5米虫体肉质肥厚,白色长带状。
   “呵呵,还真幸运这都能捞到!面条虫预防的好的话,一条都不会得!”
   “对了,下个星期我结婚到时请你们吃喜糖啊!”
   “恭喜恭喜!对了!你对我们公司有什么问题不?我们可以帮你反映一下。”
   “呵呵!你们公司送饲料的,太坑了!让他准时送料,经常提前送,因为还有库存的所以新饲料都没有地方放。这不是最坑的,最坑的是饲料码的不整齐,有一次我弯下搬饲料时,突然旁边一堆有一包饲料砸下,只好就喊:妈!妈!;我妈说:怎么了。帮我把饲料挪下来,我被饲料砸了。有一次就我一人自己,这到好了挪了半小时才挪下。”华仔笑语道……
   “好的!我们会替你反映的,你先忙我们有事先走了。有空去我们那玩。拜!”
    我们便驱车离开了,驶向河对岸的刘老板家。尽管养殖行情不好,家里的鱼也生病,无论亏赢一直乐观豁达的态度也值得人敬佩。
    随着摩托车熄火,到了一栋移动板房前,发现门还开着。向里看去便见脸庞黝黑、双眼略显浮肿、头发枯燥的刘老板躺在床上双眼看着门口的鱼塘。
   “你好啊!刘老板。”
   “你们好!”
   “我们是来给你送那次水质报告的!水质正常,藻类也正常,只有少量车轮虫!不过对你2天后的出鱼不构成影响……”匆匆的聊了几句,我们便去104号塘。在路上我问道:“他家是不是也是鳃出血啊,我看到塘边堆的死鱼了。”
    “是的,每天死100条左右。不过才开始养鱼,而且经济能力也不是太好因此压力比较大,不过还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不用为了工人的工作不到位单心。整体而言,养殖户做为养殖第一线因此风险再怎个行业中最高!”他俩感叹到,顿时气氛有点压抑。
    快到104号塘了,我们简单的拾掇下自己心情。“你好啊辛老板!最近怎么样,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么?”杨阳笑呵呵问道。
    “你好啊小杨!最近还可以,对了帮我检查104号塘的鱼。”100号到110号是辛老板的,此时的辛老板刚分配了下今天的任务。
    “好的!”装好显微镜,我们便随着工人去料台去打鱼。在这用旋网打鱼,第一网是杨阳打的,他双手同时松开看他打的网不圆且不大,“呵呵!”我俩顿时乐了。结果不出所料杨阳一条鲫鱼也没打上来,值得庆幸的是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打到了5条小杂鱼。工人帮忙把网理好,笑问道“小杨,要不再来一次?”
   “谢谢啊!不用了。”尴尬的挠了挠头。
   “啪!啪啪!啪啪啪!”工人已经打了几十尾鱼下来。我们便上前捡了3条草鱼、3条鲫鱼,便将其它的鱼又放回塘里了。
    发现草鱼身上有许多出血点,有的甚至明显看到露出的白色虫体~锚头蚤这是我第二次看到!
    熟练的剪了鳃丝,镜检时发现了少量的指环虫和轻微的鳃霉。剪开食道一看,进食正常……
    在蹲下取草鱼的鳃时,只见那草鱼突然一甩尾巴。这条该挨剪刀的草鱼,打了我一头的水,左手鱼右手剪刀,此时,只好挨着将水波片做好。就见水不停的从发梢往下滴,最终滴湿一小块衣服。
    检查过程中我们邀请辛老板看镜检视野中的指环虫。最后只发现指环虫和鳃霉,并向辛老板阐述了一下。
    “那好,今天用药吧”!
    他俩看了一眼仓库里的药说:“是阿维菌素么?”
   “是的!”
   “注意点还记得吧?”
   “记得!”
   “那您先忙,我们先走了有事再聊系!”
   “好的,谢了小王和小杨!”
   “呵呵!这是工作。”王涛将显微镜放在车上……
    后来他俩告诉我:随着气温上升现在高密度养殖,常规消毒10~15天一次。
    头顶太阳,脚踩二轮助力车返回公司。途中杨阳不时照下镜子,我说:“杨哥你已经够帅的了!”
   “是哎!再照镜子都无法承受你的帅了!”王涛道
   “哎呀!不行了镜子快碎了!”
   “好险,反光镜差点碎掉!”
    “真的么?真的很帅耶。”说着又照了下镜子。
    虽然归途屡经飞扬的灰尘,却乐观开朗。
    回到公司没多久便一起去吃饭了,吃饭时又恍如回到学校的食堂。有着总喝不完的,萝卜汤;吃不完的包菜;吃饭已经不再是享受……
   休息了会,下午2:00我们再度出征,忙到4:30便到王涛家。
   “快点王涛,打牌啦!”
   “你大爷的,昨天刚把我老婆买菜的硬币都输给你了,只有回家车费了。”
   “就呆在租房不一样吗。再说回去用的了100块车费吗?快点啥!”
   “涛哥你将买菜钱都输了,嫂子过来你要跪洗衣板了哈哈!”
   “跪啥洗衣板,那还得买。呢!那不是有键盘的吗,就跪键盘!”
   “俩个贱人就会矫情!那是你们的老婆。”……
   “你个锤子,6点了吃饭了。” 王涛那最后一张100也变了颜色,杨阳那几十快钱似乎总花不完……
一天的忙碌与不快都随着洗澡水进入了下水道。在小桥上看到那美丽柔和落日余晖,平静的心灵添了几分愉悦与恬静。 回到宿舍斗地主,输的贴纸条。地主输了就换人这样五个人就都可以玩了!
   “立正!六个5冲刺!”
   “别动!六个6哈哈!”已经九点,最后一把也结束。
偶尔晚上我们买一箱啤酒和一些花生米和蚕豆,没有筷子没有碗也没桌子只有一张板凳。先一人一瓶啤酒,先预热下。
  “石头剪刀布!”
  “石头!”五人齐声道。
  “没有!”
  “石头剪刀布!”
  “剪刀!石头!”
  “哈哈!你们都输了快喝酒!”
  “石头剪刀布!”
  “石头!布!”
   “喝!”一口啤酒,一口花生米……
   很快就剩下一瓶,大家分了下。
    实习已经两个多月了,期间给我影响最深的是,就是人为过失导至鱼缺氧死亡!有那一天好几家养殖户,缺氧死了好几百斤鱼。其他人家没死鱼,因为前一天,天阴而且报有雨确没下,他们当晚少喂或者不喂,半夜9~10点便打开增氧机一直到早晨5点才关掉。
    如果当地政府牵头成立渔业协会,不断的进行养殖科普讲座。及时发布一些预防措施,养殖技巧以及调整养殖规则,也不用为那死掉的上百斤鱼,感到可惜。
    实习已经两个多月,身上仅剩的一张百元也变了颜色。实习已经拿工资了,一切都得自立。爸妈打电话问:“过得怎么样儿子?缺钱么?”
   开玩笑缺钱么?“当然不缺,爸!我过得挺好的天天都吃的很好。放心吧!放假就回去,你们还好吧……”
   吃的也“真好”,吃螺蛳突然发现螺蛳壳上有青苔。“太阳那个日啊!”都已经下肚了想吐都吐不出来……
   还好到了周末时,袁哥有时会带着我们打牙祭。烧猪蹄、老鸡汤、红烧海鱼等。
   “来!来!我们一起敬袁哥一杯……”
   风卷残云,每人面前一小堆骨头!
   实习的日子虽然单调,没电视、没网,住在一个偏僻的饲料厂,蚊子寂寞的疯狂的在叮咬,游侠似的壁虎随处见。      
   实习的这段时间里,感谢众位师兄和学长的帮助。感谢我们生活上的袁哥,学习上的袁老师无私帮助。
   虽然苦点,但可以获取知识和经验可以苦中作乐,都希望向袁老师那样用实力赢的养殖户尊重。
   梦想让生命有了意义,乐观却充实了生活。一代又一代水产人的努力,注定水产业永不没落。




上一篇   ┊   下一篇

友情链接